栏目导航
新版《汉英大词典》包罗“山寨”“钓鱼执法”
发表时间:2021-09-27

  本报记者专访该书主编--我国著名辞典学家、大连交通大学教授吴光华,感受给新词释新义背后的故事

  如今,随意点开一个网页,飘于满屏的新词新语“山寨”、“宅男”、“房奴”等扑面而来,但是谁知道这些词汇的规范英译应该是什么?在这些反映社会焦点、热点的新生词汇正在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熟悉的同时,也对传统翻译提出新的挑战。

  1月13日,大连交通大学教授吴光华主编的新版《汉英大词典》由上海译文出版社正式推出。在这部堪称国内规模最大、权威性最强的大型汉英辞书里,流行新词有了权威的译法。

  此次新推的《汉英大词典》大量收纳了有时代特色的流行新词的规范译法。其中包括。

  年已70的吴光华是江苏无锡人,作为我国资深的辞典编辑学家,从1981年至今,已先后主编并出版双语词典15部。

  “其实,对于新词,外国人没有咱们中国人重视,数量也没有中国多。”年已70的吴光华向记者解释为什么中国的新词比外国多,“中国的时代变革很快,很多传统被打破,而且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很多词汇被创新出来。”

  “就拿‘愿景’来说吧,是几年前连战访问大陆时说的一个词,大家当时感觉很新鲜,逐渐被接受、传播,现在已经是一个使用率很高的名词了。”吴光华说,“但是外国人虽然大致明白‘愿景’的意思,但不知道用什么英文单词来描述、表达,于是,我们有必要增补这个空白,即perspective view。”

  和国内一样,外国其实也有很多新词不断出现,但多数都是科技类的名词,而中国更多的是社会生活类的词汇。在最近一期《韦氏大辞典》中,便出现了“禽流感”(avian influenza)、“生物柴油”(biodiesel)、“马甲”(sock puppet)、“快闪族”(flash mob)等等,此次编辑,吴光华也把这些外国新词增补进来。

  “中国的新词一般都有时代背景,如果单纯直译虽然简短好记,但很难让外国人明白,于是我们在本义之外还增加了引申义,虽然长一点,但表达更准确,阐述深层次问题。所以,每个新词都有至少两三种译法。”吴光华举例说,新辞典收录的最后一个新词就是“钓鱼执法”,“如果直译就是enforce the law by angling(fishing),意为通过钓鱼来执法,外国人肯定看不懂。于是有了引申义enforce the law by preinstalling a trap ,意为通过提前预设一个陷阱来执法,这就与上海‘钓鱼执法’事件的真相基本符合了。”

  自从1999年《汉英大辞典》第二版出版之后,吴光华就开始了新一轮的辞典新词搜集整体工作。“我手下有一批人每天专门盯着网络上和新书,搜集各种新鲜词汇。”吴光华说,这是一项费时又费力的工作,“四分之一时间用在这上面了”。在10年间,他和他的团队一共搜集整理到了10多万个新词,经过筛选,选出了其中的15000多个常用新词,增补到了新版辞典中。

  “筛选这些新词很痛苦,既要满足外国人的语言习惯,还要让中国人也看得明白,无论什么层级的人都能看得懂,用得上。”吴光华说,此外,他们还特别重视了与时代关系紧密、关注度高的词汇。

  “例如三聚氰胺,这个词以前是没有英文译文的,各种相关译法有20多种,这次,我们把这个关注度很高的词译法固定下来,还明确了是什么意思,并标注其为有毒物质。这样一来,大家就都明白了。”吴光华说,对于辞书研究者、编纂者而言,新词就像兴奋剂,推动着辞典更新换代,加速了中外交流融合。

  吴光华告诉记者,筛选新词只是编纂辞典浩繁工作当中的一小部分,更耗费精力的是编订和修改上一版的错误。“仅修改编订查字表的手稿就不下20本,修改上一版的错误多达30000余处。”记者在吴光华的家中见到了其中一部分手稿,铺了满满一桌子,摞起来和他本人差不多高。“这些只是一部分。”吴老告诉记者,除了他家中的手稿外,在学校办公室专门有一间房子是放资料的。

  吴光华的老伴儿田老师告诉记者,吴老4年来每天工作长达14个小时,由于手稿太多没地方放,吴老只好将辞典第一版的部分手稿烧掉,“整整15麻袋”,还有9麻袋被卖了废品,装了满满一小卡车。

  成稿之后,吴光华本人修改了4遍,出版方修改了3遍,校对了2遍。经过9易其稿,最终完成了这部1600万字,收录24万个词条的巨著。

  新版《汉英大辞典》里出现的新词能否被中外朋友所理解呢?记者先后采访了从事中外贸易的中国女翻译刘丹和在中国已经生活了多年的美国人simon先生,并列出三聚氰胺、房奴、山寨等版颇具中国特色和时代特色的新词给他们看,结果显示,大多数新词的英译他们都能明白其中的道理,但对于钓鱼执法、婚奴等个别词汇,他们也发蒙。

  刘丹是土生土长的辽宁姑娘,英语翻译工作对于这个专业8级的高材生来说不在话下,当记者把辞典中收录的英译告诉她,让她翻译出汉语名词时,她大都能对答如流,只是个别科技专业名词有点难度。在全部测试完成后,刘丹只有4个单词没“猜”对,分别是“”、“三聚氰胺”、“禽流感”和“瘦肉精”。

  “有的译法不准确。”刘丹在测试后不服气地说,“的译法太直接了,‘八个可以做的和八个不可以做的’,这样的直译与的精神高度还是有距离的。”

  相对于刘丹这样的中国人使用这本词典基本没有什么难度,Simon就遇到了不少麻烦。虽然磁悬浮、次级贷款等随着金融危机火起来的新词汇难不倒他;、三聚氰胺等热门词汇他也能说个八九不离十;但不折腾、躲猫猫、山寨、装嫩等在网上火起来的新词,他只能理解它们的字面意思,说不出它们特有的“时代背景”。

  最令Simon感到纠结的就是“钓鱼执法”。“为什么中国人要通过到河边钓鱼来执法呢?”面对Simon的问题,记者先是给他讲了引申义,然后又讲到了这个词的时代背景,即上海钓鱼执法事件,里面有一句“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结果记者又给Simon讲了一大段《封神榜》。经过近一个小时反复、耐心的讲解,Simon终于“明白”了这个词的含义,并用中文“总结”到——原来钓鱼执法中国古代就有了,实在叫人啼笑皆非。

  《汉英大词典》收集了常用词语和科技术语,列主词条24万条,其中单字条目1万条,多字条目23万条,在前版基础上新增新词新义1.5万条,总字数增加到1600万,是一部融“文理工农医经法商”等学科于一体,兼有普通汉英词典和科技汉英词典双重功能的大型综合性汉英词典。

  先前两版出版十年以来广受好评,一直被视为国内汉英类词典中最权威之作,第二版曾获第8届中国图书奖。本次第3版是在第二版基础上修订而成。主编由我国资深的词典学家、大连交通大学教授吴光华担纲。团队汇集北京、上海、天津、南京、沈阳、大连、苏州、扬州、连云港等地20余所高校以及新华社、外文出版局的近百名专家学者,对原词典做了精心的修订。本着独立研编、博采众长的方针,先后参阅英汉工具书及相关著作2000余部,反复推敲,严格论证,确保汉语词汇内涵的完整性,又自成一家体例。著名英语专家、复旦大学教授陆谷孙在序言中指出,在中国与世界文化对话日频、既要避免双方误读、又要争取话语权的今天,这样一部汉英词典可望发挥相当的作用。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