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货色问 田飞龙:阿富汗20年,美式民主输出为何
发表时间:2021-08-27

  中新社北京8月25日电 题:阿富汗20年,美式民主输出为何溃不成军?

  ——专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学田飞龙

  中新社记者 唐伟杰

  在阿富汗苦心经营20年后,美国仓促撤军,塔利班“闪电夺权”,留下一个满目疮痍的国度。“帝国坟场”摆上了美利坚的“牌位”,美国在阿富汗的“民主实验”为什么失败了?美式民主输出为什么少有成功案例?西方文明是普世性文明吗?不同文明之间该怎么相处?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近日接受中新社“货色问”专访,深刻探讨“阿富汗个案”在人类政治历史进程中的意义。

  中新社记者:美国在阿富汗扶植的“民主政府”为何倏地崩溃?喀布尔机场“帝国仓皇撤退”的场景象征着什么?

  田飞龙:阿富汗被称为“帝国坟场”名不虚传,“帝国牌位”中现在又增添了一个,叫做“美帝国”,它并不能“例外”。

  美国事一个擅长精打细算的全球帝国,在占领阿富汗之后,想展现一种“用民主方案重建阿富汗,来夸耀美国政治制度普世性”的野心,很惋惜再次重蹈覆辙。当初撤出也不代表放弃霸权,而是想借用其所扶植的傀儡政府,及其练习把持的政府军作为署理工具,低本钱地履行合乎美国好处的阿富汗统治。

  不外,大家都在围观喀布尔机场“帝国仓皇撤退”的一幕幕闹剧。许多曾为美军服务确当地翻译愿望跟随美军要撤到西方,可是只有那些在美国名单上要包庇的、有身份的达官权贵能力够进入机舱。个别的人只能在舷梯上被蹂躏,甚至有人扒在起落架上,打算追随美军前往“自由天堂”,但腾飞之后就被甩下来当场丧命。

截图自:中新视频

  美国当然不是成心想折辱自己。美方情报部分评估显示,阿富汗的民选政府和政府军可以保持较长的时间,维护他们有序的、体面的退却,甚至可能在喀布尔机场演出各界大众挥泪送别的帝国光彩退却场景。可这所有却由于塔利班“闪电夺权”,民选政府和政府军系统快捷崩溃,而化为泡影,让人们看到美公民主霸权或者“民主帝国主义”溃不成军。

  从前20年里,阿富汗没有实现真正的和平,仍处在内战当中。选票并没有带来一个真正民主、负义务的政府,美军也没有真正被接收认可。相反,阿富汗人民却一直加入塔利班以及其余一些抵御组织发动对抗举动。越到后期,美国占领军的正当性越是成疑,美国培植的民选政府与政府军,无奈给阿富汗带来真正的民主管理与和平。

  当阿富汗人民想找到一个新机遇,依据自己的民族、宗教与文明基础,来重建一个新阿富汗时,就为塔利班重回政坛发明了政治基础。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决定撤军之后,其所扶植的民选政府敏捷崩溃的起因。此时,美国仍十分不负责任、简略粗鲁地撤出,这种无序和自私加重了恐慌和无政府式凌乱。

  美国想保持一个“尽忠”的、徒具“民主”形状的、傀儡性的代办政权。遗憾的是,无论在轨制配置还是兵器体系上如许“奢华”,它仍是疾速瓦解了,美国迎来了相似1975年的新“西贡时刻”。

  美国的民主输出,遗忘了政治建设的基本:国民才是山河,其文化归属跟主权权力必需得到完整尊敬。

李骏 摄

  中新社记者:阿富汗战争20年,美国向世界证明了什么?为什么说这可以视作是“西方民主乌托邦主义的失败”?

  田飞龙:美国动员阿富汗战争并连续占领的20年,既是美国以“反恐”作为理由,坚固扩展全球霸权的20年,也是美国将阿富汗作为实验样本,盼望在伊斯兰世界建立一个美式民主典型的20年。

  “反恐”的帝国政治红利已经透支见顶,美国并未借助它与盟友的行为彻底革除恐惧主义,反而与可怕组织产生了各种庞杂的利益接洽。其在伊斯兰世界所做的民主实验,也决定性地失败了。

  回想这20年,从战胜塔利班,到树立一个“民选”的阿富汗政府,再到不负责任地撤军,美国简直按照标准化的美式民主程序,推进阿富汗政治重建,它生机通过引入“人权加民主”,将美式民主的整套观点和制度,移植到阿富汗这片国土上,来实现美国民主梦在当地扎根,从而向全世界展现美式民主是“普世价值”。

  也就是说,但凡接受美式民主的改革方案,就会与美国一样,享有一个现代化的、自由而繁华的秩序,并且融入全球化。

  可是这一切,都像幻影一样消散了。

  咱们看到,在撤退“逃命”的过程当中,美国人是绝对优先的,一个自私、“甩锅”、不负责任的美国,出现在面前。

当地时间8月16日,等候撤退的人群凑集在阿富汗机场。

  20年的阿富汗战役以及民主实验,展示了美帝国“始乱终弃式”的民主输出,这应引起全世界的反思,并且也证实了这是以美国为基本的民主乌托邦主义决议性大溃败。

  “民主乌托邦”就是弗朗西斯·福山所说的“历史终结论”的基础方案。福山只看到了历史的表象,并误以为本相。从暗斗历史及终局看,似乎是美国克服了苏联,也就是所谓的资本主义“自由民主”,战胜了所谓的社会主义“独裁集权”。他得出的一个简单结论是,美国给人们展现出来的文明及制度体系,就是历史的终结版本,是全世界各国所要模拟的对象。

  不仅成擅长美国的福山这么看,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良多知识分子也深坚信服这一点,以为自在民主之外不再有“历史”,更不会有本质性的“发展”。但实际上在非西方的范围里面,在发展中国家政治转型于政治现代化的进程当中,复制西方民主、美式民主成功的个案寥寥无多少。

  阿富汗是最新一例,它证明了西方民主并不拥有真正的“普世性”。在现实不断“打脸”之下,福山早已呈现了实践上的自我猜忌和修改,但作为相对理念的“历史终论断”依然具备强盛如幽灵般的引诱和误导力,并对美式民主输出的接连失败负有思维责任。

材料图:当地时间8月15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民众在银行外排队取钱。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当天发布,塔利班武装职员已进入首都喀布尔

  中新社记者:为什么美式民主输出少有成功案例,其所代表的西方文明却认为自己是“普世价值”?

  田飞龙:阿富汗战斗及其秩序重建是美式民主在阿富汗的一次完全试验,完全开展,完全失败。在占据军的强迫秩序下,美国能够完全依照情意在这片土地上,以美式民主的尺度计划进行政治建设,结果却是乌烟瘴气。

  假如美国民主输出的理念真是“普世”的,那么在阿富汗就应该成功,而在阿富汗之外也应该可以找到实用于别的国家和地域政治重建的成功案例。实际上,很多失败国家就是因为移植美国民主所导致的结果。相反,有些国家没有按照西方民主的路径去走现代化道路,反而走出了一条坎坷不平。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级研讨院院长郑永年传授在他的比拟政治研究和时政分析中,让所有人看到美式民主假装成一个“普世”性文明形态向外输出,但它所留下的,更多是需要众人审慎思考看待的负面遗产。

  美式民主及其代表的西方文化被当成普世性文明是有具体历史与观念原因的。

  其一,是“地舆大发明”的新纪元因素。从公元1500年以来,西方从大航海、大殖民开启的技巧、制度以及出产力极大暴发主导了寰球秩序,西方把本人的区域文明膨胀为一个“普世”文明。

  西方在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过程中,逐渐疏忽了自身文明的限度,培养了西方文明核心论、优胜论,以及一种所谓“东方主义”的轻视性意识形态。这就产生了很多以西方为独一准确标准的“天堂叙事”,仿佛非西方国家及其文明和政治状态均不存在合法性,皆为柏拉图式“洞穴”之物,而须要领受西方文明之“光”进行启蒙式救命。

  其二,是因为历史造成的事实经济发展水平差距很大,制度现代化程度有别。一些非西方国家(比方阿富汗)的世俗化精英常识分子,心目中发生了一种对美国废弃感性思考的彻底膜拜。

  他们误认为美式民主能带来一条光亮的途径,而疏忽了西方历史性胜利的殖民抢夺实质、霸权等级性秩序,以及民主管理在其中的后发性和内部效用边界。

  这些折服西方霸权、一知半解移植西方知识和民主制度的“公知”类精英,损失了自身的文明自负、民族态度和真正同等的理性心智,是各自失败国家的症结责任人。

  东西方的这两种历史误解造成了美式民主在全世界重复涌现“始乱终弃”式政治重建的悲剧故事。这确切要引起美国或西方自身,以及发展中国家异常深切的反思。

  阿富汗的“美式民主”失败在人类政治历史过程当中,是一个主要个案,提示人们文明必须是多样化的,文明之间不仅有矛盾、竞争,还有交换、互鉴。阿富汗的新政权与新历史,或者有助于对“美式民主”的去魅化。

当地时间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塔利班武装成员在街头巡逻。

  中新社记者:不同文明应该怎么相处?是不是只有抵触?真正的普世性政治文明应该是什么样态?

  田飞龙:每当波及伊斯兰世界与西方世界的冲突,人们都会提到美国学者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阿富汗这个地方确实有文明冲突的一面,但大略念之下,还有一些无比详细的概念,好比民族宗教问题,宗教与世俗化问题,地缘秩序及地区配合问题。这些在“文明冲突”的巨大语词之下,有时候反而被掩蔽与消解了。

  剖析阿富汗问题,既要有亨廷顿式的文明摩擦论视线,也要对文明做一个恰当的因素分解。这样才干够对阿富汗问题过细察看,从而加以迷信的诊断,找出阿富汗重建的恰当道路。

  国际社会应当从以往阿富汗作为“帝国坟场”,以及西方殖民主义和美式霸权主义在这个处所的失败当中汲取教训。最要害的就是,要真正回到一个不干预内政的国际法准则之上,尊重阿富汗自主的民族和解及人民主权。

  既往无论是西方的殖民主义,还是美国的霸权主义,适度干涉阿富汗的内政,过火贬斥了阿富汗自身宗教文明的合法性、正当性,实际上拦阻与否认了阿富汗人民根据自己的文明和宗教传统来追求发展道路、寻求现代化门路的合法权利,越俎代庖地打断了阿富汗自身文明演变与现代化的畸形进程。

  其成果是,一种外来的、以“民主”符号垄断的新文明并不在当地扎根,而原有文明又处于压制状况,从而难以跟西方文明进行有效沟通与适应。阿富汗人民在其中无所归依,无人负责,蒙受无序、停止的政治灾害。

  在阿富汗,如何重建一个容纳性的政府,使新政府既可能破足于本身宗教文明和民族团结,又可以采用适当方式进行古代化经济发展以及与外部世界进行有效沟通,这是国际社会应该关怀和辅助的。

当地时光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进入总统府。

  真正的普世性政治文明,是要契合自身文明传统与现实国情,始终对详细人民的幸福生活负责,尤其是要彼此尊重及对霸权说不。普世的现代化发展模式应该是“和而不同”的多元化抉择,是文明之间的真正平等与互鉴的展现。

  当每一种文明都能够正当地、负责任地走出一条现代化道路之后,能够“各美其美”,才是将来人类政治秩序协调的正常样态,而并不是一再看到美式民主一次次失败的强制性输出,以及与其他文明之间的不平等的霸权等级关联。

  每一种文明在其将个人、家庭以及族群和谐到一个较大范围独特体的过程当中,都能找寻到合适自己文明、文明、社会以及意思体制的一套方法。这种办法对人类怎么样过群体生涯,对于人类运气共同体怎么样积少成多,一步步扩大到更广泛的秩序,都是有资历作出奇特奉献的。

  所以应该尊重文明多样化,以及尊重各国自主取舍发展道路的正当权利,不干涉内政,共同回到谋乞降平发展、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正道上面来。只有这样,由美式民主强制输出与美国霸权无序外溢所带来的那些政治的悲剧、人民的悲剧、难民的悲剧与文化的悲剧,才不会重演,一个“各美其美”、平等互利、共同发展、人心符合的漂亮新世界才会浮现。(完)(单冰洁、 董寒阳对本文亦有贡献)

【编纂:李玉素】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